中國入世20年: “改革初期是‘摸着石頭過河’,入世後則有了浮標”

為了籌備入世,中國修改了幾萬條對市場經濟而言“不合時宜”的條款,在觀念上、實踐上和制度層面徹底革新。

在一些新興議題上,很有可能是先通過區域貿易協定、在少部分國家內部達成一致,經過全球認可後,再通過WTO向全世界普及。

(本文首發於2021年7月8日《南方週末》)

2021年7月7日,一艘遠洋滾裝輪在連雲港港東方公司碼頭裝載汽車出口英國。 (IC photo/圖)

2021年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二十週年,在這20年裏,中國是多邊貿易體制最大的受益方——GDP躍至世界第二,同時也是最大的貢獻者——根據此前WTO研究和統計司的數據,20年裏世界貨物貿易總額翻番,中國進口總額也增長了將近6倍,中國2020年的進口已經佔到世界貨物貿易進口總額的12%。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表示,加入WTO是中國對外開放和世界經濟全球化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20年來,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接近30%。關税總水平由15.3%大幅降至7.5%以下,遠低於入世承諾的10%,更低於其他主要新興經濟體。中國入世實現了與世界的共贏。

加入WTO是一項大膽而成功的嘗試,但當下貿易保護主義漸起,WTO的命運又會與中國未來發展產生怎樣的聯繫?為此,南方週末記者採訪了全球化智庫(CCG)主任王輝耀,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外交中心主任李巍,共同探討中國入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全球化智庫(CCG)主任王輝耀。 (受訪者供圖/圖)

“改革開放的關鍵一招”

南方週末:入世20年,中國如何理解改革開放和入世之間的關係?

王輝耀:改革開放從1978年開始,我們入世以及前期的入關談判籌備了近15年,可以説入世貫穿了改革開放前期的整個過程。原來我們所有的貿易活動都是被幾十個國營國家貿易公司壟斷,進出口必須有配額,加入WTO意味着所有人站在了同一條起跑線上,打破了原來的壟斷。為了籌備入世,中國修改了幾萬條對市場經濟而言“不合時宜”的條款,在觀念上、實踐上和制度層面徹底革新。

可以説,加入WTO是改革開放的“關鍵一招”。入世後,中國對全球GDP增長貢獻多年保持在30%以上,中國和WTO可以説是互相成就。

屠新泉:入世標誌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了新的階段,早期的改革只是在一些經濟特區和沿海開放城市探索市場經濟體制的活力。如果説這是一種“自下而上”的試點式改革,那從加入WTO開始就是“自上而下”的系統性改革了,不像以前那樣“零敲碎打”。因為WTO給了你一套現成的市場經濟標準,這不僅僅關乎關税問題,還是一種經濟市場體制的頂層設計,只不過這種頂層設計不是我們主觀去設計,而是通過引入國際規則的形式來實現,如果説改革初期是“摸着石頭過河”,入世後則有了浮標。

李巍:中國入世對國內經濟和整個外交層面都是極其重要的。如果把40年改革開放分為前20年、後20年,那麼前20年中國在艱難地進行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後

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

立即登錄